乔乔乔故渊

半熟少年和神龙王子

【闳杰】看不看的到就随缘吧。

看了我前面发的东西你就明白这个是什么了。
链接评论。

写子闳回去照顾屁孩明杰其实就是想让明杰也体会一把被别人宠坏的感觉。
现实中明杰遇到子闳的时候就开始当个哥哥一样照顾他,让子闳不要去管那些瞎人瞎事。明明自己也是个半大的孩子,就开始打头阵,冲在最前面为团员挡风挡雨。
想让他被当成小孩子一样照顾一下。
归根结底就是想看到十九岁时的明杰,活泼又开朗。
在我笔下的世界里,就算到了二十四岁明杰依旧可以很自在开心的活着,做自己喜欢的事唱自己喜欢的歌。
大概就是我的初衷。

【闳杰】十三岁和十一岁半(3)

上国中的哥哥和国小即将毕业的淘气包弟弟
———————————————————————

我是林子闳,你们知道我是一个偶像,前偶像。
我已经放弃治疗准备好好重活一次了,反正看着许明杰长大还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就是养活他有点麻烦。
我现在是一名国中二年级生,轻轻松松名列前茅的那种,毕竟都重活了一次,要是吊车尾也太差劲了点。
你问许明杰?他啊,还是个国小没毕业的小屁孩,前两天还被我抓到想翘课去打游戏,就这样还能拿高分全靠压榨我来给他当家教,我是不是该收点钱意思一下。


诶你看,许明杰又逃课了。
林子闳看着努力扒着教室窗台做鬼脸想要引起他注意的许明杰,忍不住咧着嘴翻了个大白眼。
我在SpeXial学的最多的就是表情包,许明杰你个屁孩想跟我斗。林子闳得意的看着许明杰差点在窗外笑趴。


下午的课许明杰全程躲在林子闳和他同桌座位的中间。
明杰抱腿缩成一个小球一样塞在有些窄小的座位空隙中,屁股底下还垫着林子闳下节课要用的课本。
“小杰,不能再吃零食了,不然晚上会吃不下去饭。”林子闳忍无可忍的抓住那只第不知道多少次试图从他桌膛里偷东西吃的小爪子,弯下身贴在明杰耳边低声警告,明杰撇了撇嘴有些不开心的伸出舌头舔掉了指尖上的食物渣子。
受到暴击的林子闳同学颤颤巍巍的转过身坐好。
前座的女生被林子闳拍肩的时候还有一瞬的小鹿乱撞,转头就发现一向没什么表情的男神有些窘迫的捂着自己的鼻子,闷声闷气的问她有没有面巾纸。


林子闳最近更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青春期要来的前兆,自从他脸上突然冒出一颗小红痘开始。
林先生开始越来越不能理解屁孩明杰为什么还是那么幼稚。
吃完东西舔手指是肯定有的,喜欢挂在他身上这种行为不仅没有因为长大消失,反而越来越频繁,每次一扑都要把林子闳扑的一个踉跄。长这么大还不能自己睡觉也是服,幸好自己在前世就练就一身绝技,压制一个屁孩打咏春简直轻而易举。
林子闳看着窝在自己怀里打电动的明杰开始思考是不是自己把他惯坏了。
“算了继续惯着吧。”被打完电动的屁孩抱着脸“叭”的亲了一口的林同学摸着脸美滋滋的想着。


现在的明杰已经开始有领地意识了,虽然以前也有,但是最近开始变得越来越强,连路过对子闳指指点点的女生都要瞪上两眼。
子闳有些苦恼的揉着额角看着在他身边转来转去的明杰突然明白了Evan面对易恩的感受,只是明杰比易恩更容易闯祸一些。
奶孩子不容易啊,哥你真的是辛苦了。林子闳感叹着不仅奶过明杰还奶了三代娃的团大一边给明杰检查习题。


“子闳哥哥!我考上了诶!超棒的有没有!”许明杰拿着录取通知书冲进房间吓得正在补觉的林同学一个激灵从床上蹦起来。
林子闳长叹一口气拉了拉明杰的衣角,有些无奈的说道:“许明杰你安静点,你哥我为了给你补课要累死了,你不想让我英年早逝对吧。”


林子闳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旁边还睡着缩成一团的许明杰。
“难得没有满床乱滚啊。”林子闳侧过身看着寡淡的月光撒在许明杰的脸上,平时灵动的大眼睛现在紧紧的闭着,挺翘的鼻梁下是微张的丰盈嘴唇,有着所有女生追求的五官标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男孩子。以前天天对Teddy喊着意乱情迷,明明他自己也很容易意乱情迷了。


眯着眼睛在许明杰的脸颊上偷香的林同学低低的笑出声:“就当你考上我的学校的奖励吧。我一直等着你呢,所以,慢点长大吧。”

【闳杰】九岁和七岁半(2)


你好,我是林子闳,一个已经快忘记自己是个偶像的偶像。
我吸取了点教训,之前上学的记忆真的不算是很好,甚至可以说糟糕,我决定这辈子改良一些,好歹许明杰从头陪我到尾了,那我也肯定不会像上辈子那样碰到那么多瞎事。


准确的说,许明杰应该是我碰上的最大的瞎事。
现在这个屁孩上了和我一样的小学,每天下课只要推开门我就能看见他,有时候上课也能看见他在班外面乱窜,和我班的同学混的比我都熟。
林子闳一脸冷漠的盯着教室门口一群人翘首以盼那位屁孩的到来,就差手上没拿个小灯牌嗷嗷叫了。
只要许明杰进来这个班里几乎就是双脚离地的状态,被抱来抱去满班转悠,班里的班宠就因为许明杰的到来失宠了,现在沦为了抱宝宝的一员,每天乐呵呵的就看着许明杰傻笑。
这班迟早因为花痴掉名次。


林子闳板着脸坐在椅子上学习,倒是许明杰从人群里溜过来拽着他的衣服手脚并用的往上爬,就好像他还是那个四岁的小男孩一样。林子闳被他拽的身子一歪一歪根本写不下去作业,干脆伸手一捞把身上趴着的小猴子放到腿上来乖乖坐着。


“子闳哥哥,噗噗啾。”明杰趴在子闳耳边故意发出一些毫无意义的音节,让林子闳想起以前的采访和直播也是一样,许明杰动不动就趴过来在他耳边吹气或是发一些气音,每一次粉丝都在弹幕里刷屏“竹马虐死单身狗”。这么小就学虐待动物,不好不好。
“嘘,小杰安静点,一会带你去吃草莓刨冰。”子闳拍了拍明杰的头继续算着作业本上无聊的数学题。
隔壁班带着饮料来找林子闳的小姑娘看到这一幕转身就跑回班里讲八卦,后来全校都知道三年级的面瘫林子闳同学有一个疯狂哥控的一年级小学弟,还贼可爱。
林子闳知道这件事之后翻了个白眼,我也控弟你们都看不出来的吗。


你问我为什么子闳突然这么受欢迎?
因为,偶像当久了毕竟还是习惯性的有点包袱,早上起来setset头发挑挑衣服什么的,想当个好偶像就要从娃娃抓起,连带的许明杰的衣服和头发都由林子闳一手包办。
平心而论,许明杰长得是真好看,出道被吐槽造型一定是因为没给妆发师塞钱吧。林子闳拿着梳子整理着明杰睡起来的一头乱毛一边感叹,发质真好,以后不能再让他乱染头发。


放课后林子闳带背着熊猫小书包的明杰去了刨冰店。明杰头上怎么都压不下去的一撮毛因为他的蹦跳一颤一颤的,撩的林子闳有点心痒。
“冷静,冷静,林子闳你对面是个七岁小孩,不是成年的那个很结实的金刚芭比。”心理年龄二十多岁正处在春天时期的林子闳先生突然有点想念自家异常奔放的竹马恋人。

——————————————————————
设定是林子闳穿回来之前,他和明杰已经成功从竹马进化成恋人,该做的不该做的都试过了,毕竟都年轻气盛,难免擦枪走火。
于是这里心理年龄还在青春期的林先生,有点耐不住寂寞,但是这种事情绝对是放到成年后做,请各位放心。

【闳杰】六岁和四岁半(1)

一个带着二十多岁记忆的六岁小屁孩和隔壁四岁半还在朝他吐口水的淘气包。
这是一个系列,以后会有不同的年龄段。
有年龄操作,毕竟是伪养成。
——————————————————————
我是林子闳,一个偶像。
准确的说,是前偶像,我出了意外,大概是车祸一类的,才把我现在二十多岁的灵魂硬生生塞回了我六岁的身体里。
讲真,挺挤的。


我旁边这个已经四岁半还不知羞冲我吐口水的小屁孩叫许明杰,他也是我所在团体的一位成员,也是我的竹马。
但事实上以前的我并没有像现在一样这么早就认识他,不然我肯定早就把他塞进垃圾桶送到回收站去了。


他现在坐在这还这么放肆的原因是我脑袋一时秀逗,怂恿我妈搬家。
我的本意是想看看许明杰小时候的样子,我记得他说他小时候穿过裙子的。可是我没看见裙子,倒是收获了不少口水和牙印。
看见我苹果肌上的咬痕了吗,我怀疑他是头狼崽子,不然怎么咬这么疼。
以后如果粉丝因为我两边苹果肌不对称而怀疑我整容的话,那我就要爆你小时候的糗照了。
这么想着的子闳恨恨的拿着相机给正往他身上爬的许明杰拍了好几张照片。


子闳六岁已经在上小学,而身边这个小鬼还在上幼稚园。
早上起来就能听见隔壁嘹亮的哭声,子闳耙了耙乱七八糟的头发,准备去隔壁手动关掉这个人形闹钟。
谁知道他刚一开门就被一个小炮弹一般的身影冲的倒在了地上,后脑门着地,罪魁祸首却稳稳的坐在他身上。


我如果被摔成智障那一定就是许明杰的错,子闳一边安慰着那个哭唧唧的小屁孩一边试图坐起来。
“子闳哥哥,我不要去幼稚园!!!”小明杰泪眼汪汪的在屋子里哭嚎,说完还非常不合时宜的冒了一个鼻涕泡。
原来高音王的天赋是一小就有的....子闳掏了掏耳朵叹口气认命的拍着小孩哭的一抖一抖的背。
“明杰不去幼稚园,那想去哪里呢?”
“子闳哥哥的学校!”
林子闳开始深刻的认识到他就不该多问一嘴。


万万没想到,最终子闳还是带着明杰去了他的班上。
“天,好可爱,子闳这是你妹妹噢。”一下课班级上的男孩都炸了锅,拿着棒棒糖在明杰面前晃来晃去,一个上午下来子闳的包里全是各种各样的棒棒糖,旁边坐在椅子上来回晃荡腿的明杰嘴里还叼着一根。
原来明杰穿上女装是因为我,子闳含着棒棒糖盯着套上粉色蓬蓬裙戴着乖乖小卷毛的明杰点点头,草莓味的,真甜啊。

太太的图,贼甜。

鳥間失格:

七夕(*´∀`*人*´∀`*
是勾卫 本来想画的是人类与鬼族的恋爱呢 但是忘记把特征画上了(。
单曲循环幽幻的op画完的…!!!!!!!悲伤到使人落泪的妖怪恋慕;;

其实,就是突然有感一类的东西。

这是很久以前的图,照片上的少爷身后有一双翅膀。虽然羽翼未丰,但依然闪耀。
那时我还没意识到,闪烁的不一定是星星,也有可能是枷锁。
看着他从以前那个骄傲自持的少年变成了现在这副疲惫模样。
他说如果有一天累了,彻底的向世界妥协,也希望能被记住曾经的模样。
19岁时的张狂和骄傲已经被磨平,24岁的他学会了沉默,学会了不快乐。
他是高音王子,他是音乐灵魂,他是独一无二的许名杰。
他第一次触碰这个圈子时我就认识了他,不温不火的做一个路人粉好几年,突然来了兴致去更深的挖掘他,就发现一旦开始就再也停不下来,他的每一面我都喜欢,他的灵魂是万里挑一的有趣,仿佛陷在一个名叫许名杰的蜜罐里出不去,而我自己也心甘情愿沉沦在内。



他有一双那么棒的翅膀。
总有一天可以振翅高飞。



等到那一天
我可以骄傲的说
看,这是我家少爷。

【SpeXial/主闳杰】借物赛跑

全员性转向
校园au
cp:主闳杰,副宏晋,晨熙,风纶,IE
随手写的东西,片段成文
有些cp出现比较少就不打tag了
其实就是一人告白全团帮(kan)忙(xi)的感觉
————————————————————————

每一年的运动会不外乎那么几个高潮,借物赛跑就是其中最经典的一个。

“子闳子闳,我是晨翔,一切准备就绪。Over.”
晨翔坐在控制室里做贼一样的拿着蓝牙耳机对着坐在观众席里的子闳讲话,一转头却被站在后面的Teddy吓了一跳。

“哇啊啊啊啊啊啊你搞什么啊Teddy!吓死我了好吗!”
低头玩手机的Teddy莫名的被晨翔的吼叫吓得一个机灵,抽了张椅子坐到晨翔旁边。
“我才是要被你吓死了好吗,说真的你们要告白就告白,不要搞得像特工执行任务一样,还蓝牙耳机咧。”
“拜托,这次可是在抽的签上动手脚诶!当着全校的面呢,如果搞砸了那我一定会被子闳咔嚓的啦。”晨翔吐了吐舌头手比了个ko的手势。

黄伟晋一边大口吃着快化掉的冰淇淋一边窝在宏正怀里发出哀嚎。
“这天气根本就不是人活的啦,为什么每次运动会一定要搞在夏天啊,我这样还没运动就已经出汗出到快脱水了诶!”
“还不是你非要穿什么外套,说会被晒黑啦,明明晒黑一点又没有要怎样。”宏正翻了个白眼将刘海用发夹别到头顶上,继续给伟晋当遮阳伞,顺便还抽手把怀里那个哭热还不扎头发的黄伟晋同学的头发撩起来给她扇风。
“才没有嘞!我又不像明杰晒黑还可以走性感路线。”

明杰作为前任啦啦队队长,在开幕式上被现任队长易恩同学抓壮丁来表演舞蹈,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就被林子闳拉去检录处报道。

当两个人都站在跑道上的时候,林子闳的手心开使疯狂的冒汗,时不时的还偷偷瞟一眼和自己隔着两个赛道的许明杰,因为贴近最里圈的缘故,明杰那边已经聚集起不少的人等着给她送东西。

林子闳抓着手里的签,旁边是晨翔低声的鼓励,再抬头时许明杰已经被送戒指的人包的里三圈外三圈,甚至有人大喊着“请和我交往!”的语句,疯狂的举着戒指递到明杰面前。而明杰大概也是因为这样才迟迟没有选定拿走谁的戒指。

林子闳看着自己面前围着的人,已经有脸颊泛红的女孩子在朋友的推耸下来到他面前,小声的问着她抽到的签。林子闳思索了一下,一把拿走晨翔手中的话筒,将自己的签展开来,虽然面朝主席台,眼神却不住的往那个已经快被人潮淹没的人身上飘。
“我的签是,喜欢的人。”
这句话一出,运动会上突然出现了几秒的寂静,只听得到广播的兹拉声,而群众的惊讶过后,起哄的声音如潮水一般又涌回了运动场。

林子闳放下话筒,沉默的靠近那个大到有点夸张的人形包围圈,从空隙挤进了最里面,空间有限,两个人几乎是快贴在一起,连鼻尖都要蹭到。林子闳将她手里已经示众的签举到明杰面前,又晃了晃手上那枚有些夸张的亮银色骷髅戒指,那是明杰送给她的十七岁生日礼物,一脸严肃说那是她的贴身饰品,送给她当护身符。

“我有戒指,跟我走吗。”

事实上林子闳并没有给许明杰回答的时间,她一把捞过许明杰还垂在身侧的手,拨开人群就冲向赛道,许明杰没被束起的头发被风拂过脸侧,突然让林子闳想起了日剧中的高中女生。

四百米的赛道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偏偏两个人内心都打着小九九,许明杰有些放空的盯着前面拉着自己手的林子闳,后面还有几个损友一路跟拍和欢呼的声音,她紧紧的抓着戒指有些突起硌手的部分,仿佛这样才觉得这一切是真实的。她还记得当时在听到林子闳签上内容的一瞬间,仿佛有股酸泡泡咕咚咕咚的从内心翻涌上来,激的她眼眶有些发涩,开始思考着林子闳会拉起谁的手跑路,然而眼前这位同学并没有等她纠结完就说出了那句瞬间让她心脏停跳的话。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仿佛整个学校都远离了她们,只剩下两个人,牵着手一路狂奔。

距离终点还剩五十米,许明杰才反应过来这是在比赛,她加快了脚步和子闳并肩,顺道还戳了戳她带着浅淡笑意的苹果肌。
“子闳,这可是比赛,就算我现在算半个物品,但我也不会输的噢。”

林子闳就看着那个一开始被自己牵着跑的姑娘跑在前面,衣角翻飞,平日里披散的黑发为了节目效果编成公主头,还被林子闳强迫夹了蝴蝶结发夹,突然就明白了那些在FB上分享女友背影的人的感受。

不愿意放开她温暖的手,想就这么慢慢的度过一生。

许明杰站在高高的领奖台上,脖子上是印着校徽的金牌,手还拉着站在第二名领奖台上的林子闳同学。

“瞎了瞎了,看别人秀恩爱真是一件痛苦的事。”伟晋抱着小风扇头一歪躲进宏正的臂弯里闭上眼。一边坐着的易恩翻了个白眼开始扑在Evan身上闹腾。“马马!你看她们都超过分的啦,我们也秀!”Evan揉了两把在闹的屁孩,手指轻轻摁在她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popo别闹,那边风田在录像。”

Teddy站在领奖台旁念着颁奖词的时候对旁边恶意虐狗的行为完全无视,倒是晨翔抱着相机蹲在升旗台下一边找角度照相一边哀嚎,懊悔自己为什么要答应林子闳帮她告白,现在自己的人还没追到手,却又要被多一对情侣放闪。心里盘算着怎么让林子闳好好的在她告白的时候给她准备各项事宜。

风田扛着有些沉的摄影机和以纶坐在跑道边,录像还开着,以纶有些夸张的伸手比划着她想说的话,光是看表情风田也知道她是在吐槽那边几对放闪堪比小太阳的情侣,风田想了想还没找出好的回答方式,于是空出一只手戳戳以纶的酒窝,还附赠了一个抿着嘴有些腼腆的笑容。

毕业前的告白,就算从来没有当面讲过“我喜欢你”这样的话,你也一定明白我的心意,因为我知道,就算我一句话不说,你也知道我在想什么。林子闳看着旁边吃着甜筒的许明杰有些痴痴的想,直到一个冰冰凉的吻贴在她的嘴唇上。

嗯,很甜了。

[中花] 我想我需要时间

暴雨产物,当时心情很差就写了个刀子出来,虽然我写的好像都是刀子...
二三季的梗有混合出现,二三季明杰和子闳对手的时候眼神实在太有戏所以忍不住,然后就是我写的很差,触雷就慎入吧。

———————————————————

中万钧走过很多地方,荒凉的,繁华的。
他在寻找一个人,一个他弄丢了许多年的人。
他不记得那人的名字,却记得他有一头张扬的白发和一个恰到好处的笑。
他走过了每一寸他记忆中的土地,翻找过每一张过去的照片,他总是盯着照片中他身边突兀的断裂处发呆,他记得,那人总是站在他身边。
“诶,中万钧,你也太没礼貌了吧,那是我的手机诶。”他记得那人抱着手臂有些恼怒的指责中万钧抢走他的手机。那时中万钧正担心着雷婷,丝毫不客气的把手机塞回他的手里,推开了他。
“King的心情已经变好了,我想你不用担心了,出来吧。”他记得那人在他身边说着鼓励的话,一双眼睛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眼里却是止不住的落寞。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他记得那人被那个谁搀扶着走到众人面前,即使是黑夜,他的脸也因为病痛苍白的过分,唯有盯着自己的眼神,散着微光。
“我可能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如果有一天我还能回来,你愿意来接我吗。”他记得那人站在破旧的时空之门前,眼波流转,灵动的眸子里都是他的影子,当生命从他体内抽离,身体变成一副空壳,他还是没有得到他的回答。
中万钧扯动了嘴角,最终却只能看着他像一个破布娃娃一样跌落尘埃。
中万钧替花灵龙理好被弄皱的衣领,盯着他已经失去血色的脸颊陷入了回忆,记忆中的花灵龙不应该面对这些事情,他的生活本应该是优渥的环境,有成群结队的女生倾慕他,做他爱做的事情,轻松的过着自己喜欢的每一天。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像个断了线的木偶一样躺在地上,让灰尘沾染了他的脸庞。
“不管到哪个时空,哪个时间,如果能找到你,我都愿意。”离别在午夜,第二天是个适合出游的日子,晴空万里,中万钧抱着花灵龙已经渐渐失去温度的身体,从天黑走到天明,最终默默的看着花灵龙的姐姐们把他的遗体接走,平日里总是吵嚷着欺负六弟的几个姐姐脚步跌跌撞撞的上了车,那些她们练习过的仪态和礼仪已经被悲痛压碎,合上车门的一瞬间,一声崩溃的哽咽飘散在风里。
车子驶离后,中万钧失了所有力气,瘫坐在那条偏僻的路上,手里紧紧的攥着那面被摔得四分五裂的镜子,想要试图开口说些什么,最后都化为了一声声的呢喃,重复的叫着已故之人的名字,手指描摹着镜子的形状,丝毫不在意那些被锋利的碎片边缘划破的皮肤,和沾染在镜面上的血痕。
谁都不知道中万钧经历了什么,他依旧照常在终极一班的最后一排上课,似乎用来睡觉的时间更多了,他不再去用眼神来盯着雷婷,甚至连目光都不会再向窗边偏移,仿佛这样就能够听到下一秒那人谈笑的声音。
“谁让我是为全天下少女服务的花灵龙呢?”中万钧总能在曾经的教室里看到那人的宣言。
终极一班还是那样的吵嚷,在中万钧的耳里却变了样,却不知缺失的那部分叫什么名字。
自从花灵龙死后,令去执行他该做的任务,WTD悄然的退离了他们的舞台,小不点和大不点都纷纷退学,离开了终极一班。花灵龙的桌椅就摆在他该在的地方,上面还摊着那天没来的及收走的课本。仿佛他只是出门散心,却丢了回来的路。
时间过了许久,久到终极一班的同学都纷纷毕业,去了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城市,那一年终极一班同学们的名字都被清晰的印在毕业生纪念册里,独独缺了那一个空档,而那人早就像他们一样,再也穿不起终极一班的制服。
中万钧在大学毕业以后也开始变得像一个平凡人一样早早的去上班,忙碌的过着每一天,曾经那些棱角都被藏起来,不再露出痕迹。直到很久以后,终极一班的终极聚会,那些曾经在KO榜上赫赫有名的人穿起了自己珍藏在衣柜里的制服,又一次坐在班级里吵嚷。
没有人再提起过去,却被一场挑衅激起了中万钧对过去的全部回忆。
他们聚会的那天,西瓜高校的高三生来芭乐高中挑战,金宝三作为百年不变八卦先锋自然是跑在最前面,以前花灵龙总会在该到的时候来解决这些雷婷不愿意出手的渣滓,金宝三却忘记了花灵龙早已不在的这个事实,被西瓜高校的学生痛揍了一顿后捂着肿大的头回来向雷婷哭诉“King啊你看他们做的好事,我帅气的脸都被打成猪头啦,要是毁容了我阿嬷的金孫该怎么办啊———要是花少爷还在的话才不会让我变成这样。”
一语出全班都寂静了下来,中万钧想起那时也是西瓜高校的学生来芭乐高中挑衅,花灵龙说着一贯骄傲的话语。
“就算陨石掉在我的脸上,把我打成大猪头,在美貌上,你还是连我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他花了那么多时间试图忘掉他,却发现一切不过是自欺欺人,只消一个微小的石子,就能让这段记忆犹如翻江倒海一般涌来,让他溺毙在沉痛的回忆中。
他知道全班同学都在偷偷的看着他,中万钧站起来的一瞬间,几乎全班连呼吸声都停止了。
1.32秒,西瓜高校的人已经全部倒地,中万钧不再去看地上滚落的弹珠,眼神不自主的飘向了曾经摆着花灵龙下午茶桌椅的地方,却又被心口的疼痛撕扯的偏离方向。
“别再想了,当一个人离去,他所留下的回忆都会变成伤害的刀刃。而我不希望我所爱之人因为我的存在,而去面对痛苦悲伤。”
中万钧听着在他耳边飘散的话语和那熟悉的香气,匆忙的去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而目光所及之处,徒留一片阳光。
中万钧动了动嘴唇,却吐不出来一点声音,他艰难的移动着步伐,短短的一小段路,却仿佛走了一生那么长,阳光暖洋洋的照在他身上,他抬手环住那一片空白,脑海里浮现出花灵龙的样貌,骄傲的,深情的,悲伤的,释然的。他默默的回想着那句花灵龙在《灰王妃》里说的话,嘴边勾起一抹飘渺的笑。
“一个人死去,如果连爱他的人都忘记了他的存在,那对他来说,也太不公平了。忘了那么多年,我也该带着这份记忆好好的生活了。”

———————————————————
标题起这个名称其实是有点双向暧昧的一个概念,但是两个人的时间点错开,花灵龙的暧昧在他生前,而中万钧的暧昧在花灵龙死后。两个人没办法真正的产生交集就结束,假如有多一点点的时间,他们就可以好好的在一起。

可爱到昏厥

0yongyong0:

#batfamily# #gif不动点大# 爷爷,爸爸,大米和阿福喵~两位父亲父亲节快乐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