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乔乔故渊

半熟少年和神龙王子

[中花] 我想我需要时间

暴雨产物,当时心情很差就写了个刀子出来,虽然我写的好像都是刀子...
二三季的梗有混合出现,二三季明杰和子闳对手的时候眼神实在太有戏所以忍不住,然后就是我写的很差,触雷就慎入吧。

———————————————————

中万钧走过很多地方,荒凉的,繁华的。
他在寻找一个人,一个他弄丢了许多年的人。
他不记得那人的名字,却记得他有一头张扬的白发和一个恰到好处的笑。
他走过了每一寸他记忆中的土地,翻找过每一张过去的照片,他总是盯着照片中他身边突兀的断裂处发呆,他记得,那人总是站在他身边。
“诶,中万钧,你也太没礼貌了吧,那是我的手机诶。”他记得那人抱着手臂有些恼怒的指责中万钧抢走他的手机。那时中万钧正担心着雷婷,丝毫不客气的把手机塞回他的手里,推开了他。
“King的心情已经变好了,我想你不用担心了,出来吧。”他记得那人在他身边说着鼓励的话,一双眼睛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眼里却是止不住的落寞。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他记得那人被那个谁搀扶着走到众人面前,即使是黑夜,他的脸也因为病痛苍白的过分,唯有盯着自己的眼神,散着微光。
“我可能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如果有一天我还能回来,你愿意来接我吗。”他记得那人站在破旧的时空之门前,眼波流转,灵动的眸子里都是他的影子,当生命从他体内抽离,身体变成一副空壳,他还是没有得到他的回答。
中万钧扯动了嘴角,最终却只能看着他像一个破布娃娃一样跌落尘埃。
中万钧替花灵龙理好被弄皱的衣领,盯着他已经失去血色的脸颊陷入了回忆,记忆中的花灵龙不应该面对这些事情,他的生活本应该是优渥的环境,有成群结队的女生倾慕他,做他爱做的事情,轻松的过着自己喜欢的每一天。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像个断了线的木偶一样躺在地上,让灰尘沾染了他的脸庞。
“不管到哪个时空,哪个时间,如果能找到你,我都愿意。”离别在午夜,第二天是个适合出游的日子,晴空万里,中万钧抱着花灵龙已经渐渐失去温度的身体,从天黑走到天明,最终默默的看着花灵龙的姐姐们把他的遗体接走,平日里总是吵嚷着欺负六弟的几个姐姐脚步跌跌撞撞的上了车,那些她们练习过的仪态和礼仪已经被悲痛压碎,合上车门的一瞬间,一声崩溃的哽咽飘散在风里。
车子驶离后,中万钧失了所有力气,瘫坐在那条偏僻的路上,手里紧紧的攥着那面被摔得四分五裂的镜子,想要试图开口说些什么,最后都化为了一声声的呢喃,重复的叫着已故之人的名字,手指描摹着镜子的形状,丝毫不在意那些被锋利的碎片边缘划破的皮肤,和沾染在镜面上的血痕。
谁都不知道中万钧经历了什么,他依旧照常在终极一班的最后一排上课,似乎用来睡觉的时间更多了,他不再去用眼神来盯着雷婷,甚至连目光都不会再向窗边偏移,仿佛这样就能够听到下一秒那人谈笑的声音。
“谁让我是为全天下少女服务的花灵龙呢?”中万钧总能在曾经的教室里看到那人的宣言。
终极一班还是那样的吵嚷,在中万钧的耳里却变了样,却不知缺失的那部分叫什么名字。
自从花灵龙死后,令去执行他该做的任务,WTD悄然的退离了他们的舞台,小不点和大不点都纷纷退学,离开了终极一班。花灵龙的桌椅就摆在他该在的地方,上面还摊着那天没来的及收走的课本。仿佛他只是出门散心,却丢了回来的路。
时间过了许久,久到终极一班的同学都纷纷毕业,去了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城市,那一年终极一班同学们的名字都被清晰的印在毕业生纪念册里,独独缺了那一个空档,而那人早就像他们一样,再也穿不起终极一班的制服。
中万钧在大学毕业以后也开始变得像一个平凡人一样早早的去上班,忙碌的过着每一天,曾经那些棱角都被藏起来,不再露出痕迹。直到很久以后,终极一班的终极聚会,那些曾经在KO榜上赫赫有名的人穿起了自己珍藏在衣柜里的制服,又一次坐在班级里吵嚷。
没有人再提起过去,却被一场挑衅激起了中万钧对过去的全部回忆。
他们聚会的那天,西瓜高校的高三生来芭乐高中挑战,金宝三作为百年不变八卦先锋自然是跑在最前面,以前花灵龙总会在该到的时候来解决这些雷婷不愿意出手的渣滓,金宝三却忘记了花灵龙早已不在的这个事实,被西瓜高校的学生痛揍了一顿后捂着肿大的头回来向雷婷哭诉“King啊你看他们做的好事,我帅气的脸都被打成猪头啦,要是毁容了我阿嬷的金孫该怎么办啊———要是花少爷还在的话才不会让我变成这样。”
一语出全班都寂静了下来,中万钧想起那时也是西瓜高校的学生来芭乐高中挑衅,花灵龙说着一贯骄傲的话语。
“就算陨石掉在我的脸上,把我打成大猪头,在美貌上,你还是连我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他花了那么多时间试图忘掉他,却发现一切不过是自欺欺人,只消一个微小的石子,就能让这段记忆犹如翻江倒海一般涌来,让他溺毙在沉痛的回忆中。
他知道全班同学都在偷偷的看着他,中万钧站起来的一瞬间,几乎全班连呼吸声都停止了。
1.32秒,西瓜高校的人已经全部倒地,中万钧不再去看地上滚落的弹珠,眼神不自主的飘向了曾经摆着花灵龙下午茶桌椅的地方,却又被心口的疼痛撕扯的偏离方向。
“别再想了,当一个人离去,他所留下的回忆都会变成伤害的刀刃。而我不希望我所爱之人因为我的存在,而去面对痛苦悲伤。”
中万钧听着在他耳边飘散的话语和那熟悉的香气,匆忙的去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而目光所及之处,徒留一片阳光。
中万钧动了动嘴唇,却吐不出来一点声音,他艰难的移动着步伐,短短的一小段路,却仿佛走了一生那么长,阳光暖洋洋的照在他身上,他抬手环住那一片空白,脑海里浮现出花灵龙的样貌,骄傲的,深情的,悲伤的,释然的。他默默的回想着那句花灵龙在《灰王妃》里说的话,嘴边勾起一抹飘渺的笑。
“一个人死去,如果连爱他的人都忘记了他的存在,那对他来说,也太不公平了。忘了那么多年,我也该带着这份记忆好好的生活了。”

———————————————————
标题起这个名称其实是有点双向暧昧的一个概念,但是两个人的时间点错开,花灵龙的暧昧在他生前,而中万钧的暧昧在花灵龙死后。两个人没办法真正的产生交集就结束,假如有多一点点的时间,他们就可以好好的在一起。

评论(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