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乔乔故渊

半熟少年和神龙王子

[Timdami] 画笔和照相机

摄影师Tim/画家米

我就是想看他们两个普普通通的过他们的小日子,谈个恋爱,旅旅行,天天打打杀杀的多没意思。

第一次....写糖。有点小激动,写的很差望见谅....。
这是给湿湿的生贺!因为没有什么好梗就把自己的梦想满足一下啦,希望今年湿湿也可以开心的过一岁,粮多到吃不完,然后官方发糖。

湿湿生日快乐!!!@Umbrella 


————————————————————————

达米安最近很烦躁,只因为他对自己最新的画作非常不满意。他从早上晨光微曦时便动笔,到了晚上的时候那幅画已经被Tim赞美了不止一次,但是当他放下画笔去休息后便总能在闲暇时间的漫想里发现画的不足。


今晚他又成功的失眠了,不好打扰旁边已经睡熟的Tim,他慢慢拨开Tim拢着他的的手臂后翻身下床,他赤着脚踩上地面,然后悄无声息的走进了Tim的书房。他需要些灵感,而Tim的照片总是很合他胃口,尽管更多时间他都在Tim面前讽刺那些照片差劲的可怕。


“你已经到了需要看我照片来激发出你的灵感了?”Tim穿着他肥大的格子睡裤睡眼惺忪的出现在门口,手上还提着一双拖鞋。


Tim将鞋摆到放到书房的地上,达米安有些不情愿的穿好了鞋子,将圆润的脚趾埋进了柔软的绒拖鞋里。


“等我明天早上去把地暖打开你就可以光脚在家里走动了”Tim看达米安一脸不情愿的样子还是叹口气妥协了。“但是今晚你必须穿好它。”


Damian难得的没有去反驳Tim,而是把目光转回了Tim的照片上思索着什么。当Tim以为Damian就这么站着睡着的时候,他突然有了动作。Damian搬来了书架旁靠着的梯子,非常迅捷的爬了上去,Tim只好在下面用双手护着Damian以防他一个不稳掉下来。他知道Damian很灵活,就像他的那只黑猫一样,但是不代表他晚上就一定有那个精力去维持自己的平衡。


当他们折腾到邻居已经在院子里窸窸窣窣的解开狗链准备去遛狗的时候,Damian终于把他最满意的几张照片都找了出来。“Tim搓了两下脸后准备踢着拖鞋去洗漱,而Damian看他的眼神却是在催促他快去开地暖。


Tim从门关回来的时候Damian已经光着脚站在厨房里开始从冰箱里拿出蔬菜准备做早餐了。Tim非常识趣的没有进去,厨房一向是Tim禁止入内的地点,不仅是因为Tim的厨艺足够炸烂他们整个房子,那是Tim对外解释时的原因。而另一个原因就是Tim和Damian在热恋时期时的一次厨房性爱,Tim和Damian的体液搅浑了整个菜板上的食材,那一天他们破天荒的吃了第一顿恋爱以来的外卖餐。从那以后Damian就禁止Tim以任何理由靠近厨房。不过幸好Tim还有权力能从冰箱里面拿些吃的或啤酒。


围着围裙专心做菜的Damian有够性感,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专心做事的男人最性感。而Damian无时无刻都很认真,Tim在最初就是被那份认真吸引的。


事实证明工作的Damian真的很迷人,然而他在日常生活中就是个小混蛋,张扬又放肆。但是当他拿起画笔时便是另外一副姿态。Tim还记得他第一次拍下Damian的那个傍晚,黑发的青年握着画笔专注的描绘着天空,眼中带着丝丝温暖的专注,Damian生来就是为了作画,他值得一切美好的东西,而艺术是最好的方式来让他表达自己,对这个世界以他的方式倾注暖意。Tim就这么靠在厨房的门框上沉浸在自己的想象里,完全忽略掉了Damian的呼声,最后他得到的只有凉掉的早餐和Damian的嘲笑。


Damian已经窝在他的画室很久了,里面传来的琴声告诉Tim现在的Damian在休息,于是他拿了相机轻轻推门进去。Damian在弹肖邦的离别曲,手指在琴键上流畅的滑动着,旁边摆着那幅让Damian苦恼了很久的画作,画布被一分为二,一面是朝阳一面是夕阳,共同的地平线上有两个分开的身影。所以这就是为什么Damian要弹肖邦的离别曲?艺术家总是那么多愁善感。Tim心里这么想着然后举起了相机。


Damian其实在画画之余还弹得一手好钢琴,你知道的,艺术家们总有些方法来帮助他们制造灵感。而Damian选择了音乐和宠物。
Damian有一双优雅修长的手,无论是在沾满油彩时还是像现在一样抚摸琴键时。Tim无法用语言描述他,就算他最自信的摄影技术都不能拍下Damian一丝一毫的灵气,你只能在那时感受它,转眼便消散。


Tim觉得自己被Damian迷住了。


有时赶上Damian的创作灵感上来的时候,他会不眠不休的坐在窗边作画,而Tim就会在一旁拿着相机将Damian记录下来,每一个神情都不想放过,他的工作室贴满了Damian的照片,和风景夹杂在一起,那对Tim来说是他走过的最美的风景,每一个有达米安的地方他都愿意去追寻,就像他攀上达米安曾攀上的雪峰一样。


Tim和Damian的结合让两家的家长总在担心他们有一天会吵的把房子拆掉,但是事实上他们并没有,他和Damian在公寓里总是争吵不断,更多的时候只是相互讥讽,弄得全家都劝解他们不要再大动肝火。而事实上他们争吵更像是一种乐趣,就像辩论一样。


Tim还记得有一次Damian和他进行了长达近一年的旅行,他们从欧洲到亚洲,从战火蔓延的中东到中国的边境线。最后那天夜里,他们在边境地区的小店里喝着平淡的白粥,Tim在Damian靠着车窗熟睡的时候把他揽进怀里。他们坐着长途大巴去了西藏,看着从四面八方来朝圣的人们。最后他们去了Damian小时候曾经呆过的寺院住了一段时间。穿着僧侣服的Damian敛去了一身的桀骜不驯,Tim甚至能想象到Damian尚且年幼的时候在这里每天随着僧侣在一起生活的样子,大概和他第一次拍下那个黑发青年的时候的感觉是一样的,他曾觉得自己看见了天使。


事实证明Tim的眼神还是出了点问题。


但这不妨碍Tim变成一个隐性痴汉围在Damian身边。


他有很多时间去记录Damian,做几本厚厚的相册,到了Damian老的再也握不住画笔,他老的再也举不起相机的时候,就拿出相册坐在沙发上看过去的照片。


尽管他觉得Damian老了以后一定是那种会吓跑邻居小孩的怪老头。但是这没什么妨碍,他可是能和Damian过一辈子,Damian变成的怪老头又有什么关系,毕竟他老了也会是个固执老头了。
————————————————————————
写的有点颠三倒四的真是太对不起了....这个脑洞腿了很久还是感觉有很多漏洞啊,湿湿不要嫌弃我啦—————

评论(2)

热度(50)

  1. AIN乔乔乔故渊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天哪这个太美好了…太美好了…我痴迷…好喜欢这个文风啊!好美…提米和大米这样平淡的过着日子真棒呜呜